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从大连100头斑海豹盗猎事件看联合国“爱知目标”:面积比例真是最佳策略吗?

从大连100头斑海豹盗猎事件看联合国“爱知目标”:面积比例真是最佳策略吗?

2019-05-13 10:04:16  来源:全国绿发会   作者:绿会     点击数量:1423

 

5月11日,是“大连100头斑海豹幼崽遭盗猎事件”截获后的整整3个月。记忆总是容易随着时间淡忘;当时破获的时候,现场就发现有29只斑海豹幼崽死亡了。后来陆陆续续又死了一些,最后61头被救助存活了下来。

 

公开信息显示,那100头斑海豹幼崽,是在幼崽在辽东湾北部自然繁殖区被陆续偷走的。
盗猎事件为什么发生在冬季?这是因为,斑海豹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海洋哺乳动物,它们的繁殖需要海冰,母亲在冰上产仔。崽崽生下来之后,毛茸茸的就像小狗崽一般,萌萌滚滚的可爱极了,它们还不能下水,要由母亲喂养一段时日才行。

 

 

(在唐山被救助的另外一头斑海豹幼崽,毛茸茸的“狗剩” 摄/田志伟)

 

我国的北方的渤海辽东湾结冰区,在过去几十万年来,使它们世世代代的栖息地。每年的12月份,辽东湾斑海豹便进入该地区繁殖,第二年的1~2月份,雌性斑海豹开始在冰上产仔,5月份以后,辽东湾斑海豹才开始离开辽东湾。

 

盗猎分子正是瞅准了这段“时机”,潜入它们的产仔地,残忍的把它们从母亲身边偷走。它们的母亲是幸运逃脱、或是为护犊子死亡?我们已经无从知晓。

 

 

(斑海豹母兽对幼崽有深厚的感情。一本几十年前的书籍记载了冰上的母兽发现危险时对幼崽的不舍。来源/一本斑海豹史料书)

 

盗猎份子为什么要偷走它们?因为有水族馆、海洋公园需要啊。人们喜欢看海豹表演,形成了市场需求;资本嗜血的本性驱动下,形成了一条非法供给的野生动物贸易链。秦皇岛的鸽子窝的斑海豹幼崽,有人叫出“10万块钱一头”。如果追究,往往水族馆、海洋馆、海洋公园们会告诉你,它是有“合法养殖手续”的。但是,真的合法吗?

 

答案恐怕得“呵呵”。正如一名调查记者一针见血的指出:“在一张养殖许可证底下可以交易很多可怕的事情”。

 

比如,大连100头斑海豹盗猎事件发生后,有绿会志愿者举报,发现网上有人发斑海豹视频,并称销售价10万一头。后来绿会志愿者顺藤摸瓜地查下去,原来是来自河北秦皇岛鸽子窝公园海豹馆。不过,该馆声称“合法养殖的斑海豹”,就让大家看来一场闹剧——该馆所宣称的10头斑海豹产仔6头,后来经查实,其中有4头是从大连非法获取的。该海豹馆负责人已自首,此案已由农业农村部按有关政策转交给公安局。

 

 

(上图:在2月中旬,有人在某视频平台上发布了海豹视频,而且在评论里公然写着销售价为十万块钱一头。跟进调查后发现,视频拍摄者为吴某,内容拍自于秦皇岛鸽子窝公园海豹馆。来源/绿会志愿者大侦探福尔摩斯)

 

秦皇岛鸽子窝事件比较幸运的,因为得到了农业部的关注,最终有了个水落石出。但其他更多这类奇葩事件,如果深入追究,最终不了了之的多了去了。

 

本文中,笔者想针对这个问题再思考——“爱知目标”的面积比例导向是否存在根本性的误导?

 

 

【“爱知目标”的面积比例导向】
 
 
 
联合国制定了一个2011-2020年的生物多样性目标,又叫做“爱知目标”,它的第11项要求:到2020年,陆地保护区面积要增加到17%,海洋保护区面积增加到10%。
 

 

 

 

(上图:爱知目标LOGO  来源/CBD)
 
 
 
这种“保护面积占比导向”(areas-oriented)的趋势,看起来很美。但时,有可能带给我们一种错误的成就感。历年,你若仔细去读环境公报、各种关于生态成绩效果宣传文章的时候,都会云云:我们新增了多少个保护区,保护区所占面积比例达到了多少。
 
 
 
比如,2017年6月的一篇文章显示:我国共建立各类海洋保护区250余处,面积达1200多万公顷,约占我国管辖海域总面积的4.1%;其中由海洋部门主管的国家级海洋自然保护区14处、国家级海洋特别保护区(海洋公园)67处,保护区覆盖沿海11省市区,保护对象达200余种,初步形成了沿海海洋生态走廊,构建起了我国海洋生态安全的蓝色屏障。到2020年,我国海洋保护区总面积将达到我国管辖海域总面积的5%。
 
 
 
斑海豹盗猎地点的旁边,就是位于渤海湾的辽宁大连斑海豹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它于1992年建立,1997年升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全国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之一,也是为数不多的海洋哺乳类动物保护区。
 
 
 
那么,既然我国建立了多个此类涉及到斑海豹的自然保护区,在对保护物种种群的保护上,实效如何?

 

 

(上图:西太平洋斑海豹当年生幼崽的分布  。上个世纪60年代,可以看到南至江苏、浙江都有过斑海豹产仔。来源/斑海豹史料档案)

 

归根到底:自然保护区到底发挥了多大的作用?保护物种对象(如本例中的斑海豹)因此而过得更好了吗?

 

恐怕,以面积比例为导向的保护策略,有着根深蒂固的弊病。这种导向,让人麻痹,被错误的“成就感”迷惑并洋洋自得。结果,该保护的生物多样性关键栖息地不去保护,不太重要的经济价值不高的地方却被划入了保护区。

 

以大连的这个斑海豹保护区为例,斑海豹的关键栖息地被一次次侵蚀。

 

 

(上图:大连斑海豹自然保护区示意图,大连市水产局编制,1996年。来源/斑海豹史料档案)

 

盗猎事件发生后,有记者调查发现:斑海豹保护区从1992年成立至今,27年来规划调整多次,部分区域划归到非保护区,而使得部分斑海豹被排除在保护范围外,范围缩减后物种保护受到影响,2018年中央环保督查组曾就斑海豹保护区所在地长兴岛违法实施填海等问题进行问责。

 

 

 

(上图:2015年的一篇文章《大连斑海豹保护区为了港口开发再次大缩水!!!》来源:尾注4)

 

也就是说,该保护区不断的缩小;盗猎事件发生的地点,不在保护范围内;可是,这次盗猎的幼崽数,占了斑海豹在辽东湾产仔量的一半以上。

 

如果该保护的物种对象没保护好,那么人们可以忍不住会想知道:每年国家划拨那么多的钱去供养那么庞大的保护区,但它们是否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呢?

 

【展望2020后生物多样性框架】

 

上周,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刚刚发布了一份重磅级报告,显示:大自然衰退史无前例|物种灭绝急剧加速,目前全球响应很不充分。我们和其他所有物种所依赖的生态系统的健康状况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恶化。

 

2020年是爱知目标的收官之年,被各方寄予厚望。即将在这一年发生的一个大事情,是全国云南将举办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CBD)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 COP15)。大会上,各缔约方将审议并通过2020后生物多样性框架。

 

CBD在不断设置新的目标,可能令人产生错误的成就感。要关注目标的实现,而非设置。对于爱知目标,联合国《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前掌门John Scanlon曾公开表示:“设定生物多样性目标的历史无疑向我们表明,单单是那些目标,无论有多么雄心勃勃,都不会保护生物多样性,而且还可能会产生错误的成就感。迄今为止,最大的挑战不是设定目标,而是实现目标。”

 

(拓展阅读:别拽尾巴摇狗!John Scanlon建言2020后生物多样性框架)
“而目标11已经是爱知20条目标中唯一有可能达到的总体目标了”,John Scanlon在接受《中外对话》采访时表示,“但是,许多被划定为保护地的区域远非资金充足或管理良好,只能称之为纸上公园。此外,从生态角度来看,我们也不知道这些保护区是否都在正确的位置”。
如果将考核指标继续用这种面积比例来作为导向的话,在下一个十年,未来是否可能重新上演诸如此次“大连斑海豹盗猎事件”的一幕幕别的故事?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文/芝麻 核/绿茵 编/Angel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