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工具资料>  干货 | 十种非营利组织的资金模式

干货 | 十种非营利组织的资金模式

2019-06-21 10:54:48  来源:深圳国际公益学院  点击数量:1362

资金问题是非营利组织领导者经常探讨的话题:我们需要多少资金?我们在哪里筹集?为什么没有更多的资金呢?

 

 

遗憾的是,这些问题都尚未得出明确的答案。本文总结了十种非营利组织的资金模式,希望给组织领导者提供一个正确的框架来建立合理的运营模式。

 

 

1.  共情连接模式(Heartfelt Connector)
 

许愿基金会(Make-a-Wish Foundation)等一些非营利机构发现,不同收入水平的人们针对一些事件会产生共情,他们通过挖掘共情背后的原因,为这些从未建立过联系的人们确立一种结构化的方式。

 

 

 

 

苏珊•科门基金会(The Susan G. Komen Foundation)就是这种模式的成功案例。成立于1982年,科门基金会通过125个分支机构致力于攻克乳腺癌。这一使命与各个阶层的女性实现深度共鸣,即便它的工作(研究、诊断等)并不能直接使参与者受益。

 

 

在1997年-2007年之间,科门基金会的年捐赠额从4700万美元达到3.34亿美元。虽然个人捐赠者的平均捐款额度很小,仅有33美元,但是基金会的筹款工作获得了公众的参与和支持。

 

 

 

 

它最主要的筹资工具是苏珊•科门健康竞跑活动(Susan G. Komen Race for the Cure),这个活动每年在不同城市举办120场,参加者超过100万人次。

 

 

2.  受益人建设模式(Beneficiary Builder)
 

 

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等一些非营利机构为特定个体提供补助服务,但他们依赖于过去从这些服务中受益的个体所提供的资助。

 

 

 

 

两个最好的案例就是医院和大学。捐赠者愿意做出回馈因为他们相信他们从这里收获的益处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普林斯顿大学是这种模式的典型案例,该校非常善于通过校友会筹款,在全美高校中校友捐赠率最高,达到59.2%。

 

3.  会员激励模式(Member Motivator)
 

 

马鞍峰教会(Saddleback Church)等一些非营利组织依靠个人捐款并使用会员激励的资助模式进行运营。这些人(他们是非营利组织的成员)之所以捐钱,是因为他们关注的议题不光与其日常生活有着密切联系,同时也能使他们所属的集体从中获益。

 

 

这类组织通常与宗教、环境、艺术、文化和人文有关。

 

 

 

 

一个有趣的例子就是"全国野生火鸡协会"(NWTF),它一方面保护和扩大野生火鸡的自然保护区,一方面提倡野生火鸡狩猎。它成功地吸引火鸡猎手加入会员,参与捐赠,另一方面他们又可以从这一保护工作中集体受益。

 

 

4.  赌注模式(Big Bettor)
 

 

斯坦利医学研究所(Stanley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等一些非营利组织通过一小部分个人或基金会所给予的大额资助来维持运营。我们将这种模式称为"赌注模式"。通常情况下,赌注模式的主要资助者也是组织的创始人,他们希望通过大笔捐赠来解决某个具有紧迫性的巨大社会问题。

 

 

采用"赌注模式"的机构主要关注医学研究或者环境问题。

 

 

保护国际(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的使命是保护地球物种的多样性以及为人与自然和谐共存做出典范。它的捐赠均来自于少数大额捐赠者。

 

 

 

 

5.  公共服务提供者模式(Public Provider)
 

 

全民成功基金会(Success for All Foundation)等许多非营利组织都通过与政府机构合作(政府提供并分配资金)来提供住房,公共设施和教育等基本的社会服务。在某些情况下,政府将服务外包出去,但为非营利组织接受资金设定了要求,例如报销规定或招投标流程。

 

 

德州移民委员会(TMC)就是这种模式,它致力于帮助社区的移民家庭和儿童。在委员会1971年成立时,它承接了联邦政府的启蒙教育项目来满足移民家庭的学前儿童双语和双文化的需求。

 

 

TMC现在已经通过为各级政府提供公共服务获得资金,并且已经拓展到其他七个州,提供各种创新的服务项目。

 

 

6. 政策创新模式 (Policy Innovator)
 

 

青年村(Youth Village)等一些非营利组织依靠政府资金来发展。这些组织开发出新的替代方法来解决社会问题,但这些问题与现有的政府资助项目并不兼容。他们会向政府展示比现有项目更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从而说服资助者支持这些替代的创新方法。

 

 


 

 

一个案例就是HELP USA。这个组织为无家可归者提供周转住房和为低收入人群提供福利住房。创始人安德鲁•库莫是纽约前市长的儿子,他在1986年创办了纽约布鲁克林的第一个收容所,替代纽约政府的福利宾馆项目。

 

 

在2007年,HELP USA就实现了6千万美元的收入,80%来自政府采购。如今已经发展成为全美最大的为无家可归者提供住所的机构。

 

 

7.  受益人代理模式 (Beneficiary Broker)
 

 

爱荷华州的学生贷款流动公司(Student Loan Liquidity Corporation)等一些非营利组织会为受益人提供政府资助服务。这些组织与其他政府资助项目的区别在于,受益人可以自由挑选他们想要的非营利组织来为自己服务。所以,拥有受益人代理模式的组织会在住房、就业、医疗保健和学生贷款等领域之间相互竞争。

 

 

波士顿住房伙伴机构(MBHP)是一个地区性的非营利组织,负责管理马萨诸塞州30个社区的州和联邦租房补助券项目。自从1991年成立以来,已经发展成为最受信赖和最大的代理机构。它90%的收入都是来源于政府为补助券计划提供的行政经费。

 

 

 

 

8. 资源回收者模式 (ResourceRecycler)
 

 

类似于美国关怀基金会(AmeriCares)这样的非营利组织收集或回收公司和个人捐赠的实物,并将其分发给那些有需求但没有钱购买的贫困受赠人。这种运作模式我们称之为资源回收模式。

 

 

波士顿住房伙伴机构(MBHP)是一个地区性的非营利组织,负责管理马萨诸塞州30个社区的州和联邦租房补助券项目。自从1991年成立以来,已经发展成为最受信赖和最大的代理机构。它90%的收入都是来源于政府为补助券计划提供的行政经费。

 

 

企业实物捐赠占这一机构52%的年收入,政府提供的实物和资金占23%,来自个人的现金捐赠占到年收入的25%。

 

 

9. 市场创造者模式 (Market Maker)
 

 

公共土地信托基金会(Trust for Public Land)等非营利组织会进行利他的资助或在商业力量下创造市场。这种领域虽然有营利空间,但是往往不适合也不能合法地由商业机构参与。大多数市商模式的组织主要涉及到的领域包括健康与疾病,少数涉及环境保护(土地保护)。

 

 

 

 

美国肾病基金会(AKF)就是这样一个组织。它成立于1971年,帮助低收入的肾衰竭患者提供透析。目前是美国最大的肾透析资助机构。

 

 

在1996年以前,美国医疗保健提供者被允许为需要透析的病人支付医疗保险B部分和医疗保险缺口保险费(约占总费用的20%),但是在同年联邦政府规定医疗机构这样做是非法的,因为这可能会使病人陷入接受某一特定医疗机构的透析治疗的困境。这一做法使得成千上万的肾病患者无法得到可以负担的医疗。

 

 

 

 

 

AKF抓住了这一痛点,适时为低收入人群提供额外的医疗补助。AKF主要收入来自于医疗保健提供者和公司。

 

 

10. 地方国有者模式 (LocalNationalizer)
 

 

大哥大姐基金会(Big Brothers Big Sisters)等非营利组织通过建立一个以当地为基础的全国性运营网络而发展壮大。这些组织关注一些单靠政府无法解决的问题,比如贫困学校或儿童成长教育等。这些问题对全国各地的当地社区发展都很重要。

 

 


 

 

这类项目的资金大部分来源于当地的个人捐赠者、企业捐赠和特定活动。很少来自于政府资金。

 

 

为美国而教(TFA)成立于1989年,是一个典型案例。它招募、培训并安排大学毕业生去到全国的学校教书已解决政府师资质量问题。TFA有26个地区分支机构,为机构筹集75%的运营经费。

 

 

TFA之所以能够获得成功是因为它的使命能够与地方资助者达成共识——帮助提升K-12教育质量。它吸引地方的高级管理者加入组织共同筹集发展资金。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