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跨界资讯>  【资讯】超越批判,“解困式报道”主张关注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

【资讯】超越批判,“解困式报道”主张关注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

2019-08-07 10:46:43  来源: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  作者:刘新童    点击数量:1525

 

 

要 点 速 读
 

 

解困式报道是由解困式报道网络发起的针对“社会问题反应”的一种报道方式。
 

 

SSIR将内容定位为“解困式报道”。很多出版物揭露和讨论社会面临的问题,而SSIR所做的是关注和报道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特别是那些属于“社会创新”的解决方案。
 

 

SSIR英文版主编Eric Nee指出,好文章应该具备这五个品质:1、深度关注对社会问题的回应;2、以充满意义的细节来检视这种回应如何有效;3、关注客观有效性而非主观善意,提供能证明其效果的证据;4、不仅提供灵感,还提供其他人可以借鉴的洞察力、教训和框架;5、讨论该方法的局限之处。

 


 

马克·吐温曾经说过,“谎言可以在真相还没穿上靴子就跑到世界的另一端。”

 

 

而我们想知道,真相在穿上靴子之后,怎么走,往哪走、和谁走、能走多远?

 

 

传统媒体训练让报道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暴露问题上。深度调查用逼近事实的方法,拼制真相的版图。记者脑海中的专题意识根深蒂固,并逐渐养成日常新闻报道的习惯。暴露问题能提升公众意识,针对某个议题的长期关注与报道也能为某些学术界的研究主题添砖加瓦,甚至在各界人士的集体努力下推动政策改变。

 

 

然而,只报道负面、只报道问题的新闻故事会让人们感到无助和沮丧。相较而言,虽然“葛优躺”+“云吸猫”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但却能暂时消解现实痛苦,暗爽一把。(编者注:“云吸猫”是一个新的网络词,指那些对猫有着难以自拔的喜爱,却因自身原因无法养猫,所以定期在社交媒体上关注猫的族群

 

 

除了暴露问题,我们还能用什么样的媒体角度去展现这个世界?

 

01
传统报道VS解困式报道

 

 

6月28日,在亚洲公益创投协会AVPN(Asia Venture Philanthropy Network)2019年年会的一场工作坊上,《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英文版主编Eric Nee指出,好文章应该具备这五个品质:第一,深度关注对社会问题的回应;第二,以充满意义的细节来检视这种回应如何有效;第三,关注客观有效性而非主观善意,提供能证明其效果的证据;第四,不仅提供灵感,还提供其他人可以借鉴的洞察力、教训和框架;第五,讨论该方法的局限之处。

 

 


Eric Nee,《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英文版主编

 

 

而这恰巧是“解困式报道”所具备的五个品质。

 

 

解困式报道(Solution Journalism)是由解困式报道网络(Solution Journalism Network)发起的针对“社会问题反应”的一种报道方式。这类报道不拘泥于新闻学的语境功能,寻求超越“谁who、什么what、何时when、何地where”的信息,并侧重于“人们究竟做了什么(what people are doing about it)”。据其官网称,从2017年来,美国已经有3000名职业记者接受过正规的解困式写作训练。

 

 

新闻界的传统观点认为,报道解决问题的方案可能有损记者的职业精神。他们担心这样的报道会被视为推广文章或是公关宣传。

 

 

解困式报道则主张,不报道解决问题的方案才有损新闻工作者的职业精神。记者的任务是坚持准确地反映社会。如果他们不报道大众及机构为解决社会问题而采取的种种措施,这将是失职。例如,如果媒体仅仅报道学校存在的制度问题,而忽视那些正在改善教育状况的模式,那么这样的报道就是片面的。揭露问题固然十分重要,但如果记者在揭露问题的同时,还能对人们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予以报道,那将显著增强新闻报道的影响力。

 

02
解困式报道面临的挑战

 

 

然而,并不是每一位记者都对解困式报道买账。

 

 

《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中文版的联合主编李凡表示,中文版推出两年多来,一直在寻找本土的好作者、好选题。而当一些资深新闻媒体人拿出他们的文章时,编辑部除了回绝则别无他法。这些记者认为,揭露社会问题是他们的责任,而找到解决方案则是别人的工作。另一方面,来自公益组织的撰稿人往往习惯于“好人好事”的礼赞写作方式,缺乏说服力。

 

 

李凡,《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中文版联合主编

 

 

令人惊讶的是,为学习解困式报道而来的近百名参会者中,竟然有不少人曾在国际知名媒体当过记者。一位来自印度的参会者则表示,她的机构资助了50几个草根NGO组织,这些组织最愁的便是,虽然地方的公益实践者有大把直击社会问题的成败经验可以被归纳总结,但既没有写作技巧,也无法与强大的商业资本抗衡,去花重金疏通信息渠道。

 

 

一位有多年媒体从业经验的记者表示,作为严肃媒体的一员,她完全看好解困式报道,但是她也怀疑,泛娱乐化的媒体常态让严肃新闻无法和可爱的动物视频做抗争。就如前文提到,谁不愿意吸个猫来暂时逃离现实世界呢?

 

 

另一位来自新加坡的参会者则不尽同意。她是线上媒体Our Better World的主管,这家媒体主要报道亚洲非营利组织和社会企业的故事。她表示,假设解困式报道能推行成功的前提,是要清楚的认识它在如今媒体世界里仍然很小众。而小众就意味着有巨大改变的空间,如何讲好故事吸引在线用户、如何强调故事背后的社会议题,同时引出人们能采取的行动去改变是媒体从业者非常重要的工作。

 

 

虽然主流媒体上,解困式报道还没有太多关注度,但对话发生就说明事情在不断向前演进着。这位参与者认为,像卫报(The Guardian)这样优秀的新闻媒体已经有了百万订阅用户,而我们就应该为这样的新闻付费。和智能手机一同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和新生的独立媒体正变得越来越重要,而我们都是这个潮流中的一部分。

 

03
SSIR:报道属于“社会创新”的解决方案

 

 

《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简称“SSIR”)创立于2003年,由斯坦福大学PACS中心出版,被公认为社会部门研究和实践的重要出版物。其使命为通过寻找、培养和传播以研究和实践为基础的最佳知识,推进、教育和激励社会创新领域。

 

 

SSIR将内容定位为“解困式报道”。很多出版物揭露和讨论社会面临的问题,而SSIR所做的是关注和报道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特别是那些属于“社会创新”的解决方案。

 

 

2017年,北京乐平公益基金会引进《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是其唯一授权的中文出版方。两年来,《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中文版一直尝试改变潮水的方向。我们一直在探索展示社会创新在全国的可能性,与实践者并肩前行,让问题不止停留在靶心,而是在可解决、能解决的路上不断前行。

 

 

如《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英文版主编Eric在工作坊上所强调的,我们要建立一个全球学习的社群,一同用解困式报道的方法,破问题之困,让美好世界不仅是一种向往,而成为一种可能。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