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跨界资讯>  【她公益】 留住妈妈,让爱(AI)住我家

【她公益】 留住妈妈,让爱(AI)住我家

2019-08-07 11:23:37  来源:全国妇女发展基金会  点击数量:1555

 

 

 

 

不能让孩子也变成留守儿童,她在我身边,我就踏实

 

 

张金红 27岁 高中学历 土家族

 

 

张金红的老家在贵州铜仁的思南县,地处山区平地很少,父母都是当地农民以种烤烟为生,因为烤烟种植的季节性,初中都没毕业的父亲常常是上半年在家务农,下半年外出打工。母亲完全没有文化,在家务农的同时照顾家。
 

 

 

 

张金红和弟弟都靠父亲外出打工帮老板收甘蔗,一点点积攒起学费勉强读完了高中。和当地其他女孩一样,19岁高中毕业的张金红就嫁人了。她曾经和老公去江苏、福建等地的电子厂、服装厂打过工,但很快就因为怀孕,不得不回到老家生孩子。等孩子稍大,迫于生活压力,她也动过再次外出打工的念头,但因为老人没有文化,不能很好地教导孩子——常常是人在外地打工,频繁收到老师发来信息,说孩子的学习成绩太差需要家长关心。
 

 

“在外打工最大的苦,不是工作累,是对孩子的不放心”。张金红觉得自己和父母,都是因为没文化没出路而吃了太多苦,不能再让孩子进入这个贫困的“循环”,必须陪在孩子身边,关注她的成长,不能让孩子成为“留守儿童”。
 

 

家庭的担子都落在了老公一个人身上,在铜仁到处找工地做装修工的丈夫成为了全家人的“顶梁柱”。由于这份工作并不稳定,时而会没有活儿干,全家一年只有2万多元的收入。
 

 

参加“AI豆计划”,张金红才开始学习电脑,这让她觉得心理“踏实”了很多:因为她不用在“去不去外地打工”的问题上纠结痛苦——自己也能有一份工作,意味着大大分担了丈夫挣钱的压力。不仅工资收入可以贴补家庭,张金红参加“AI豆计划”最看重的是可以一边工作,一边陪在孩子身边,让她不会失去母爱和照顾。
 

 

和张金红一样,全国农村女性的“就业困难”除了来自受教育水平低、劳动技能差,另外很大一部分来自对孩子的牵挂。“AI豆计划”为农村贫困家庭的女性提供了一份在“家门口”就业的机会,而且有别于传统技能含量低的“打工”,接触电脑、互联网的工作也拓宽了“母亲”和“孩子”两代人的“眼界”。
 

 

暑假期间,张金红的孩子就在培训教室里安静地写作业,偶尔也会问妈妈在学什么。让张金红更高兴的是,“小孩看着我学习,有些东西学得比我还快”。提到对未来的愿望,张金红说,希望一家平安,孩子努力学习。“我常给孩子讲,虽然每个人的命运都不一样,但不要只羡慕别人,走好自己的路,才不会后悔。”

 

 

在贵州省铜仁市万山区,来自易地移民扶贫搬迁安置点旺家花园社区的张金红和30名刚从大山搬到县城新家的“邻居们”一起,拿到了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培育师”的培训结业证书。

 

 

全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张建岷、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陈利娟及贵州省妇联的多位领导一起见证了这一幕。

 

 


△现场毕业学员们拿到结业证书

 

 

2019年8月6日,全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联合阿里巴巴启动了“AI豆计划”,通过人工智能产业释放出的大量就业机会,探索 “女性+AI+扶贫”的公益新模式,在贫困地区培训相关职业人才、孵化社会企业,让贫困妇女在家门口实现就业脱贫。

 

 

“AI豆计划”帮扶的对象以 “建档立卡”贫困户为主,低学历困境女性、单亲妈妈等特殊的“就业困难群体”列为优先帮扶对象。

 

 

 

 

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指出:“贫困具有一张女性面孔”。

 

 

世界上的贫困人口中70%是妇女。受教育水平低,劳动技能差,无酬的家务劳动占去大量精力时间,让女性脱贫工作更为艰巨。
 

 

因此,在国家“易地扶贫搬迁”政策的大背景下,“AI豆计划”的全国首个产业扶贫孵化空间落地贵州铜仁万山区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首期招募培训的学员中70%为贫困、弱势女性。

 

 “妇女既是脱贫攻坚的工作对象,也是脱贫攻坚的重要力量。在信息化高速发展的数字经济时代,希望所有参与项目的姐妹们能够紧跟时代步伐,抓住机遇、努力学习,通过自身努力摆脱贫困走向富足。”全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张建岷表示。为贫困女性创造在地就业的机会,一定程度能缓解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带来的社会问题。

 

 

“不少人听说可以接触电脑、人工智能,还能坐在有空调间的办公室上班,就不停给我打电话!”搬迁安置点的社区书记介绍称,前来报名参加培训的大专、高中学历较多,年龄和背景经历跨度很大,有建筑工人,开流动餐车的,在服装厂、超市、美容院等传统行业打工的留守妈妈、主妇居多,最小的21岁,最大的37岁,其中大部分都是没有稳定收入来源的。

 

 

“AI豆计划”的实施能为贫困女性创造在地就业的机会,一定程度能缓解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带来的社会问题。

 

 

 

我是一个不服输的人,总想拼一拼,不能被时代淘汰

 

 


安国兰 27岁 高中学历 汉族

从安国兰的笑容里,看不出她的童年经历了那么多变故。出生在思南县的山寨,全家姐妹四个,都靠父母务农攒点儿钱上学。父母虽然没有上过学,基本生活都成问题,但还是竭尽所能想供孩子把书读下去。

 

 

安国兰18岁那年,父亲患肝硬化去世,母亲身有残疾,家里顶梁柱彻底倒了。“爸爸临走前家里连给医院交抽腹水的钱都拿不出”,安国兰说,为了给父亲看病家里欠了很多债,姐妹几个就没继续读书。作为姐姐,她18岁就去广东打工替家里还债。

 

 

第一份工作是在电子厂,“工作的时候不让说话,可我是个爱说话的人”,相比其他农村出身的女孩安国兰显得更加活泼开朗,“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我喜欢和人交流,只要换一份能说话和人打交道的工作就好,不想闷头在工厂流水线上过一辈子”。

 

 

离开工厂的安国兰去学了美容的手艺,渐渐还做起了美容产品的销售,实现了自己当年“找一个能说话的工作”的愿望。24岁那年,安国兰结婚并有一个可爱的男孩,“同村没出来打工的姑娘,很早就结婚生孩子了,我不想和她们一样”。

 

 

而婚后,安国兰和丈夫共同面临的是双方家庭的重担:两家家庭条件都不好,而且都有亲人身有残疾。这就要夫妻两人更加辛苦地在工作挣钱的同时照顾家庭。

 

 

提到“AI豆计划”提供的机会,安国兰说最看重这份工作可以学电脑。“我这个人就是比较不服输,一直都想学电脑但没机会,如果别人懂的,自己不懂就不想被落下,更不想重复妈妈那一代农村妇女的生活。”

 

 

“宁愿辛苦一些,也要追求更好的,不一样的生活”,安国兰最大的愿望是“一定要让我的孩子能上大学,一定要比我们这一代强,虽然以后他也肯定要吃苦,但不能再吃我们吃过苦。”

 

 

“我现在这份工作,就是给人工智能做‘妈妈’,我的孩子长大了,就能用上我‘教’过的人工智能。”说到未来,安国兰的话题就会变得更多,眼睛里透着不一样的光。

 

阿里巴巴副总裁、AI. Labs负责人陈利娟介绍称,机器变聪明前必须有个“老师”来培育、训练机器模型,海量的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是“喂养”人工智能的基础环节。
 

 

 

所谓的“人工智能培育师”,就是给“喂养”机器的素材进行分类和标记。接下来,阿里会推出“AI标注师”职业考评体系,以推动行业规划化,同时承诺每年向“AI豆”扶贫空间输送至少产值1000万元的订单,开放AI标注服务平台,呼吁全行业主动释放产业红利,为贫困地区女性群体提供更多就业脱贫机会。

 

 

 

 

感谢公益,让贫困女性重新拥有了梦想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